第十五章 玉棺金俑(2)

  我們幾個人去推正殿石門,卻似蜻蜓撼柱,只能望而興嘆,山腹里有上中下三窟,底層至此已無路可走。

  大煙碟兒一屁股坐在墓道中,說道:“實在掰不開腿了,咱先跟這歇會兒。”

  我們從魚哭洞到地宮大殿門前,只在仙墩湖邊歇了一陣,此刻均已筋疲力盡,又累又餓,可是被黃佛爺那伙盜匪追得太急,身在險地,誰都顧不上饑餓疲憊,到這里聽大煙碟兒說出來,才感到難以支撐,也跟著坐倒在地。

  我取出從水蛇腰背包里搜出的干糧,分給那三個人吃,這種干糧有足夠的熱量和營養,口味卻實在不怎么樣,但什么東西都怕比,人比人得死,貨比貨得扔,跟我們之前啃的干面餅子相比,野戰口糧可好吃得太多了,何況其中手紙香煙一應齊備。

  厚臉皮不忿地說:“沒天理了,憑什么黃佛爺那伙人吃的這么好?”

  大煙碟兒說:“他們吃的再好,腦袋也搬家了,咱們現在還能吃東西,可見老天爺餓不死瞎家雀兒。

  厚臉皮說:“那倒也是屁話,困在熊耳山古墓里出不去,吃得上龍肝鳳膽也是白搭。”

  大煙碟兒說:“你盡管放一百二十個心,咱哥兒仨命大,橫豎死不了,總不至于混不過去這一關。”

  我吃了些干糧,肚子里有東西墊底,感覺腦子好使多了,聽大煙碟兒和厚臉皮說起地宮正殿的石門,就用手電筒照過去,看看有沒有地方可以挖進槨室,石門縫隙已由鐵水封死,實是無隙可乘,眼光一落到地上,想到撬起地面墓磚,或可在石門下挖個洞進去,我當即掄起山鎬將墓磚鑿裂,摳開碎磚一看,下面果然是填塞洞底巖縫的泥土,雖然也夯實了,卻能挖得動,我叫大煙碟兒和厚臉皮也跟著幫手,又讓田慕青拿手電筒照著,三人輪番用山鎬鏟子連挖帶搗,在大殿石門下掏出一個大洞。

  輪到我歇手的時候,我側過臉看了田慕青一眼,發現她也在望著我,目光一觸,她又低下了頭,垂著長長的睫毛,好像有很重的心事,我一怔之下,心說:“她為什么總是偷偷地望著我看?是對我有意思?或是有意見?”

  我想是有意見的可能比較大,也許是我平時說話著三不著兩,讓她挑了理,那也沒什么,可再仔細想想田慕青看我的神色,倒是我臉上有什么古怪,讓她覺得異常。

  我生出這個念頭,自己心里先是一驚,問田慕青:“我的氣色是不是很不好?”

  田慕青點點頭,問道:“你有多久沒睡覺了?”

  我說:“難怪你總盯著我看,從小到大都沒有人這么關心我,我感動得真想一頭扎到你懷里。”

  田慕青道:“你都這樣了,怎么說話還沒個正經?”

  以前厚臉皮也說我眼窩深陷,幾乎要脫相了,其實我心里跟明鏡似的,那是因為我曾在遼墓壁畫中看到一座大山,山腹洞窟里有金俑和彩繪巨槨,圍著山是很多人,上有天狼吞月,大概是契丹女尸生前做的一個噩夢,與熊耳山古墓的傳說幾乎一樣,我自從看到壁畫,就像受到詛咒一樣,經常會夢到那棺槨中的厲鬼拖著腸子爬出來,噩夢一次比一次真切,最近這幾天我更是不敢合眼,只恐讓那厲鬼把我拽了去,然而這一切都與熊耳山古墓有關,可進入石門背后的正殿槨室,也不知會見到什么,但一定會令人大吃一驚。

分享到:
贊(4)

評論搶沙發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