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陰間寶殿(2)

  我一聽黃佛爺要讓啞巴成子放炸藥,心想:“不好,我們躲在殿頂,決計無從閃避,豈不是坐等著上西天?”

  此時有個三十來歲的粗壯漢子,其貌不揚,大概就是那位啞巴成子了,他張開嘴咿呀咿呀發出響聲,原來那嘴里沒舌頭,也可能是被人割掉了,并非天聾地啞,耳朵聽得見,聽到黃佛爺的吩咐,嘴里咿呀了幾聲,招呼幾名盜匪,從各自背包中取出成捆的雷管炸藥,開始準備往殿柱上安放,手法利落之極。

  我以前沒見過啞巴成子,只聽說過他的一些事,據說他本來在鄉下以崩山采石為業,常有盜墓賊找他去炸古墳荒冢,為此犯了事,發到西北勞改農場關了好多年,在那認識了黃佛爺,釋放后便跟著這伙人混,除了黃佛爺的話,誰的話他也不聽,眼見他把些烈性土炸藥土雷管,扎成一大捆要往柱子上綁,我手心出汗,卻無法可想。

  大煙碟兒說道:“佛爺,咱可都是吃一碗飯的,你不看僧面看佛面不念魚情念水情,高高手,放過我們得了。”

  水蛇腰對黃佛爺說:“別搭理這個傻鳥,現在知道怕了,早干什么去了,就算他們這幫傻鳥有孫猴兒那么大的本事,也翻不佛爺您的手掌心啊。”

  我和厚臉皮是茶壺里煮餃子倒不出來,那叫一個急,當時就想跳下去跟黃佛爺拼命,下到殿中被亂槍打死,也好過讓土制炸藥崩到天上去。

  田慕青忽道:“黃佛爺,你們炸塌大殿容易,但也別想拿到地宮里的東西了。”

  我心想:“這話可說到點子上了,黃佛爺等人是來盜墓取寶,在大殿中使用炸藥,可不是把東西都損毀了,雖說目前沒看出殿中有棺槨明器,但地宮規模不小,里頭不可能沒東西。”想到這,我暗暗佩服田慕青,她很少說話,可見事明白,遠勝于我們。

  黃佛爺聽完果然一愣,忙叫啞巴成子住手,還是取寶要緊,隨即分出十個手下,先在大殿中到處搜尋,包括他在內的其余七人,則端著槍守在石梁下。

  那水蛇腰說:“佛爺真英明,大伙先把地宮里的明器取走,再送這幾個傻鳥上西天,他們千方百計找到這座古墓,倒頭來讓咱們坐享其成,嘿嘿,這好比什么,好比大煙碟兒這傻鳥的媳婦懷了別人的孩子,從技術上說他是成功了,可結果是他不能接受的,咱就讓這幾個傻鳥臨死之前看看大殿里有什么東西也好,免得他們死不瞑目。”

  大煙碟兒氣急敗壞地罵道:“水蛇腰……你他媽就是黃佛爺身邊的一條狗!”

  水蛇腰一臉壞笑地說道:“佛爺身邊的狗也是靈山護法,你們卻要去陰間枉死城里做鬼了。”

  田慕青爭取到些許時間,眾人困在殿頂的處境卻并未好轉,我想起瞎爺說過的那句話:“落到人家手里,那好比是公羊綁在板凳上,是要刮毛還是要割蛋,可全都隨著人家的便了。”這么說也是給說俗了,可以說成“人為刀俎我為魚肉”,我心里急得火燒火燎,卻又想不出脫身之策。

  那水蛇腰逮到機會,又得意地對我們說道:“佛爺先前大慈大悲,讓你們自己下來,是盼著你們迷途知返懸崖勒馬,你們這幾個傻鳥卻不聽,現在后悔也晚了,我勸你們幾個爛泥扶不上墻的東西別再不識好歹,趁早下來給佛爺磕八百個響頭,沒準佛爺一開恩,還能給你們留個囫圇尸首……”

  黃佛爺瞇著眼,一言不發地聽水蛇腰在那溜須拍馬,看神色顯得十分受用,那些話句句都說到他的心里去了,他那張滿是橫肉的大臉上,兀自帶著沒有擦掉的血跡,似笑非笑的模樣看上去很是怪異。

  我心想:“天下欺人之甚,莫過于此,要不是下邊好幾個黑洞洞的槍口往上瞄著,我不敢探身出去,否則一鏟子扔下去,足能削掉這水蛇腰半個腦袋!”又想到:“我之前為什么不用山鎬去打黃佛爺,那一鎬掄下去,憑他的腦殼再硬,也鑿他個窟窿出來。”

  卻在此時,僵持的局勢有了變化,只聽黃佛爺其中一個手下叫道:“找到棺槨了,在這吶!”

  原來群盜在大殿中到處搜尋,這地宮里蛛網落灰極多,要撥開來看下面有沒有東西,四壁都是灰色的墓磚,陰郁冰冷,找到殿心發現灰網下有個凹洞,放著一具形狀詭異的棺槨,抹去落灰,棺槨上的彩漆在火光下艷麗如新,以黑紅兩色為主,嵌有精美的銅制飾物,看得群盜眼都直了。

分享到:
贊(4)

評論搶沙發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