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章 天外飛仙(2)

  我和大煙碟兒盯著那張舊照片,相面似的看了半天,照片中的幾個人有老有少,是在村堡某間大屋里拍的合照,人倒沒什么,屋中的擺設可不一般。

  大煙碟兒指著那張照片正中一位老者端坐的椅子,對我使了個眼色。

  我心領神會地點了點頭,說道:“要是沒看錯的話,很可能是幾百年前的盤龍沉香椅。”

  大煙碟兒低聲對我和厚臉皮說:“沒錯,盤龍沉香椅啊,我倒騰這么多年玩意兒,也只是聽別人說過,今天才頭一次見著,要不是昨天半夜翻車掉進山溝,咱們哪找得到這個地方?什么叫因禍得福,這就叫因禍得福。”

  厚臉皮說:“那老頭能舍得讓給咱們?咱給他來個明搶明奪?”

  大煙碟兒說:“可不能做沒王法的事兒,強取強奪那是趟將所為,只要老頭愿意賣,咱拿現錢收他的,鈔票我全用鐵絲串在肋骨條上了。”

  厚臉皮司機說:“缺德不缺德,你不說出來沒帶錢嗎?我這么實在一人,你真好意思唬我?”

  大煙碟兒說:“雖有也不多,家底兒全在這了,本錢無利可不敢輕動,咱這是買賣,懂嗎?”

  厚臉皮點頭道:“明白,不見兔子不撒鷹。”

  我聽走廊里有腳步聲傳來,提醒那倆人別多說了,這些話讓村民聽了去可是不妙。

  不一會兒,刀條臉老頭端來幾碗面分給我們,他和傻子也坐下一同吃飯,這算是晌飯了。

  大煙碟兒給刀條臉老頭遞煙,想起還帶著兩瓶二鍋頭,也拿出來請老頭喝,借機打聽情況。

  刀條臉老頭愛嘮叨,他的話本來就不少,等到半瓶二鍋頭下肚,話更多了,他說:“幾百年前,通天嶺豺狗多,豺狗習性兇殘狡詐,經常在半夜下山,咬死村中人畜,防不勝防,加上土匪流寇到處劫掠,先祖們為求自保,便將村子造成堡壘聚居,一防豺狗,二擋賊寇,相傳當年造這村堡,從內而外全是按九宮八卦布置,通道卦門遍布各方,有的在明,有的在暗,后來由于水土流失嚴重,沒法子再耕地種田了,況且這大山里交通閉塞,缺水沒電,村民陸續搬到山外居住,只留下我和這個傻小子看守祖廟香火,大部分房屋和通道封閉多年,外來的人不識路徑,晚上起夜時很容易走錯路,萬一困在什么地方出不去,麻煩可是不小,所以你們留下過夜不要緊,切記寸步別離開這個傻子,別看傻子人傻,心卻不傻,村堡里的各處通道卦門他比我還熟。”

  我們三個人連聲稱是,白天走進來尚且覺得陰森可怕,半夜更不敢在這巨宅般的村堡中亂走。

  大煙碟兒問道:“老大爺貴姓?怎么稱呼?”

  刀條臉老頭說:“我們這個村堡里的人同宗同族,都姓周。”

  大煙碟兒說:“噢,是周老,咱這村叫個什么?周家村?”

  周老頭說:“不是周家村,有個好名,通天嶺飛仙村。”

  厚臉皮不知怎么回事兒,我和大煙碟兒一聽村名都愣住了,以前只聽過老盜墓賊口口相傳,說通天嶺有飛僵,什么叫飛僵?在舊時的迷信傳說中,停放在義莊中的死尸,多半是客死異鄉之輩,如果義莊荒廢了,停尸的棺材一直無人理會,死者難以入土為安,年頭一多很容易發生尸變,死尸毛發指甲越長越長,等棺材中的僵尸有了道行,可以晝伏夜出,白天躲在棺材里不動,月明之夜飛出去害人,這些謠言無根無據,純屬嚇唬人的迷信傳說,但聽說很多年以前,通天嶺上真有人見過飛僵。

  我想所謂的“飛僵”,無非是深山中的大鳥,清朝那會兒,陜西還有一種大鳥,兩翼大如門板,常從天上飛下來攫取牛羊,人若獨行,也不免被其所害,村民們一見這大鳥在空中盤旋,便立即鳴鑼放銃把它逐走,到后來已經絕跡了,通天嶺高聳入云,巨峰陡峭直立,絕壁蜿蜒迂回,在這一帶的深谷絕壑之中,必定棲息著不少幽禽怪鳥,可能幾百年前有人看過山里的大鳥,以訛傳訛說成是飛僵。

  可聽周老頭說此地是“飛仙村”,這里頭肯定有些講頭,好像比飛僵的傳說更勾人腮幫子,我們想聽個究竟,大煙碟兒又給周老頭點了支煙,請教道:“您給說說,為何叫做飛仙村?”

分享到:
贊(3)

評論搶沙發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