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人頭燈籠(7)

  厚臉皮說:“你這話簡直跟沒說一樣,要不就是胡說八道不走腦子,你正常一會兒不行嗎?”

  我說:“你先聽我把話說完了,這村子消失了上千年,人才能活多久?她也不過二十二三歲,怎么可能知道那么久以前發生的事情?”

  厚臉皮說:“明白了,咱們上了她的當!我這人吃虧就吃虧在太實誠,太容易相信別人了,一腔肺腑,迎來的卻全是戳心窩子的冷箭,你看她心在哪里意在何方?”

  我說:“我相信她所言均是實情,只是其中有咱們想不到,或者說不敢想的事。”

  厚臉皮道:“那么她還是千古異底村的人?也吃了土龍子長生不死,變成了馮異人那樣的尸怪?”

  我說:“決計不是,所以說你那腦袋白長了,你想想她跟咱們進了千古異底村古墓,這一路上都出了什么事?”

  厚臉皮說:“出了什么事?還不是撞上黃佛爺那伙盜匪,險些死在古墓地宮之中,也不知是倒霉還是走運,沒死在地宮里,卻困在這個村子里出不去了,這些事跟她有關系嗎?我說你能不能別賣關子了,快說究竟看出了什么名堂?”

  我說:“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,知其二又不知其三,其實你稍稍留心,就該想到了。”

  厚臉皮說:“難不成是儺婆慘死之后,人頭留在村里變做人頭燈籠,沒頭的尸身從千古異底村逃出去,不知在哪找了個腦袋,此刻又回到這個村子?她這是要做什么?”

  我說:“她不是儺婆,也不是儺王,甚至不是村子里的任何一個人,不過有一句你蒙對了,她是在滅村那一天逃到了外邊。我原本想不到她是誰,直到在儺廟里發現了一些端倪,你記不記得那面銅鏡中的幽靈,那個女童見了她跪拜不起……”

  厚臉皮說:“是有這么回事,你是想說銅鏡中的小鬼兒,在沒死之前是侍候她的?”

  我說:“你怎么還沒搞清楚,銅鏡里沒有鬼,只是一個女童在屠村之前,躲進廟堂石室中避禍,結果死在里面沒出來,死尸一直在古鏡前照著,上千年沒動過,那青銅古鏡是件寶物,鏡中本有靈氣,但不成形,有了女童死尸的身影,它積影成形,變成了幽靈,那個想掐死咱倆的女童,其實就是這面古銅鏡本身,與困死在石室里的那個女童沒半點關系,這么說你能明白?”

  厚臉皮撓頭道:“大概是明白了,不是……你想讓我明白什么?”

  我說:“你真是榆木疙瘩腦袋,我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,居然還發蒙?我問你,銅鏡幽靈為什么見到她便跪拜不起,隨后消失不見?”

  厚臉皮道:“那是……為什么?我還真沒想過,為什么怕了她?可我看她說話挺和氣,通情達理又不矯情,遇上咱倆這種杠頭而不矯情的人,天底下倒也不多,這樣的人有什么可怕?”

  我說:“你還不明白,因為她是銅鏡的主子,奴才見了主子,那還有不跪的嗎?”

  厚臉皮說:“鬧半天是這么一出,她會不會把咱這銅鏡搶回去?這可比摘我肋骨條還疼,我是八百個不愿意,我看她也未必搶得過我,到時候你幫誰?以你以往的所作所為,我懷疑你不但不會袖手旁觀,反倒見色忘義胳膊肘往外拐掉炮往里揍。”

  我說:“都到了什么時候了,你還惦記那些不相干的事,你想想銅鏡的主子是誰?那根本不是人啊!”

  厚臉皮說:“不是人還是鬼不成?你之前又說她不是鬼,這不等于自己把自己繞進去了?”

  我說:“村子里住的可不只是人,根據儺王殿寶庫的壁畫記載,神禽紋銅鏡一直供在儺廟之中,那是住人的地方嗎?所以我看她是這個村子里的……”我說到這自己都有些緊張,將聲音壓得更低:“她是這個村子里的儺神!”

分享到:
贊(2)

評論搶沙發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