鬼吹燈之黃皮子墳 第三十七章 面具

  老羊皮語言表達能力有限,加上他說得顛三倒四,我和胖子聽得滿頭霧水,但總算是大概弄懂他的意思了,在老羊皮的老家,有片沙地,這片區域干旱少水,但沙地中部的泥土確十分濕潤陰森,自古傳說那里是養尸地,尸體埋進去能得不腐,實際上那塊地生長著一些古怪的植物。

  傳說這種植物,是古時從數千里外西域回回國圓沙城傳進來的,此物極毒,全身類似人形,有點象大得異常的人參,但要大出數十上百倍也還不止,它本身也和人參沒有任何關系,內地對它沒有準確的稱呼,只泛稱尸參或鬼參,古回回國稱其為“押不蘆”。

  這東西專在陰暗腐臭的泥土中滋生,一些受到潮氣侵蝕的墓穴,或者淤泥積存的古河床,都非常適合它生長,其根須能深入地下數丈,說它是植物,卻又能伸展根須絞殺人畜為食,宛然一株巨大的食人草,如果挖開地面掘出這株植物,無論人畜,一旦觸其毒氣則必死無疑。

  采取的辦法多是在確認押不蘆生長的位置之后,圍著它挖開四條土溝,溝的深淺以可以容納農村的大水缸為準,從溝底開始用墳磚堆砌成磚窯的形狀,連上邊都給完全封閉住,封閉前在里面關上幾條惡犬,隨后徹底用墳磚封堵,形成一間密室。

  關在磚室中的惡狗由于呼吸不暢,在一陣咆哮后出于本能,它們就會用爪子挖泥,想要掘溝而出。一旦刨出押不蘆這種巨毒植物,惡犬則感染毒氣立刻斃命。

  也有的辦法是直按用皮條把狗腿和毒根系在一起,人躲在上風口的遠處放鞭炮,犬受驚而逃就會拔根而起,這個辦法雖然省時省力,但并不保險,常常會使發掘者中毒倒斃,所以不如第一種辦法流傳得廣泛。

  回回國之“押不蘆”出土后,過不了多久,失去了泥土之性就會使其毒性盡消。這時人們再過去把中毒而死的犬尸,連同巨毒地“押不蘆”一并埋回坑內,一年后掘出,犬尸便與“押不蘆”根須長為一體,尸骸雖腐爛枯臭。在沒有陽光的地方卻尚能蠕動如生,切開來暴曬晾干,就可以作為非常貴重的藥物進行出售了。

  用一點磨酒就可以使人通身麻痹,猶如半死狀態。就算拿刀斧砍斷他的手腳,他也不會有任何感覺,再過幾天之后灌以解藥。則活動如初,就能恢復正常了,傳說古時華佗能剖腸破腹治療疾病,都是用的這種麻藥,直到宋代皇宮御醫院還有使用過的記錄。

  老羊皮在西北老家,見到過有人刨荒鏟墳時挖出了這種人形毒物。那次一掘就能掘出一大長串死尸,都是無意中在夜晚經過附近遇害的村民,它卷了人之后,毒素都轉入尸體之中,死者雖己死了。但死尸卻如同養尸一般,頭發指甲還在生長,被陰氣長期潛養,遇陽氣而動,不管捉到什么活的人畜,都會毒死后成為這株怪參的一部分養分。

  我們揣摩那磚室的情況,看來是一處鬼子特意建造,用來培背麻痹神經藥物地地方,相傳養尸地中埋的僵尸肉名為“悶香”,可以入藥,這些幾乎已經長為植物的腐尸也是一種奇特的藥品,但其培育方法實在是令人發指。

  我正想問問老羊皮,有沒有什么辦法能徹底消滅掉這株怪物,否則它堵在門口終究不是了局,可話都嘴邊,忽然想起一件要命的事來,身上頓時涼了半截,我和胖子跟那些腐尸糾纏了半天,身上濺了許多腥臭難聞地汁液,恐怕也中毒了。

  我和胖子趕緊看了看自己裸露在外的雙手,我們的手上混合了太多東西,已經臟得看不出什么了,但手背上似乎起了一層細小的疙瘩,微微有麻癢之感,暫時沒有什么其它地癥狀,雖然不知是不是中毒的跡象,但多半不是什么好兆頭。

  丁思甜所中的蚦毒尚沒辦法治療,想不到我和胖子也先后著了道,我心情十分復雜,不過一個雷是頂,倆雷也是抗,虱子多了不咬,帳多了不愁,這原本就一團亂麻地處境,再增加一些麻煩也沒什么大不了,大不了我們三人一起去見馬克思了。

  在我們那個時代的年輕人,沒有什么太復雜的思想感情,而且自幼受到的教育使我們不知道困難二宇怎么寫,天底下的事有能難得住革命戰士的嗎?所以天大地愁事也不會過于放在心上,我很快就把擔心自己是否中了毒的事情扔在腦后,問老羊皮有沒有什么辦法。

  老羊皮搖頭嘆氣,哪有什么辦法,那回回國的毒物離土即死,等一會兒陰氣散盡,大概就不會動了,眼下只能學土地爺蹲在這干等了,不過誰知道那東西的根有多長,要是還有一部分接著地氣,咱們一出門就得被它絞住毒殺。

  正當我們無可奈何之時,忽然聽到頭頂傳出異動,我和胖子舉起工兵照明筒往上看去,在墻壁和天花板的接口處,有數道與走廊相通地窄窗,地下室門外的妖參根須串窗而入,正試圖鉆進來偷襲,胖子掄刀去剁已經伸入地下室的根須,只聽得劃破革囊之聲傳來,刀落處腐液飛濺,尸參觸角般的根須又迅速縮了回去。

  我們這時才發現這間地下室雖然門墻堅固,但并不嚴密,氣孔和氣窗極多,很容易讓對方有可乘之機,這間地下室似子是間資料儲存室,有許多裝著類似檔案一類文件的鐵柜和木箱,我和胖子推動鐵柜將外側的缺口全部擋住。

  房間的最里面有一個極厚的鐵柜,這本是最好的防御物體,但任憑我和胖子怎么用力去推,它也不動分毫。好象在地下生了根一樣,我把工兵照明筒的光柱調整了一下,仔細照了照鐵拒,懷疑這里有道暗門,需要機關開合,我們那時候地反特電影里大都有這種情節。

  我和胖子胡亂猜測,不料這回還真給蒙上了,當我順著鐵柜的邊緣,將光線移到角落的時候,赫然見到在鐵柜和墻壁之間的夾縫里。卡著一只人手,那手爪干枯郁紫,生有獸毛,與這研究所中大多數死尸一樣,都是死與某種突如其來的不明原因。死后由于這百眼窟附近環境特殊,才造成了這種異常的尸變跡象。

  被尸體卡住的那個縫隙后似子還有不小的空間,但我用照明筒看了半天也看不清楚,眼下這間地下室的門外被那株跟僵尸長成一體的尸參堵住了。如果這鐵柜后還有通道,說不定可以從這密道中離開,而且這暗道修得詭異。備不住里面就儲存著我們需耍地東西。

  我和胖子對這一振奮人心的猜測感到深信不疑,胖子當即就到處摸索著去尋找打開鐵柜的機關,我沒忙著動手,感覺這鐵柜暗門有些不對勁,但哪里不對卻一時想不清楚,我吸了口氣讓自己的情緒盡量平穩。腦子里飛速旋轉,覺得卡在鐵柜和墻壁縫隙處的那具尸體,可能是在緊急情況下打算逃進密室避難,但由于他死得突然,剛打開了偽裝地鐵柜進如暗道。就立即死了,而不象是被鐵柜活活夾死的,只不過自動回位的鐵柜將他的尸體夾住了。

  還有,這研究所中戒備森嚴,似子完全沒有必要在已經十分隱蔽地地下設施里,再制造一道這樣隱蔽的暗門,除非這門后的空間是機密之中地機密,很可能連日軍研究所內的大部分人員都不會知道,只有這機構中的一些首腦才掌握著里面的事物,死后被卡住的這具尸體,應該就是這魔窟里的頭子,可這死尸地胳膊為什么露在外邊,這樣死亡的姿勢正常嗎?難道不是逃進里面,而是正要從里面逃出來?這密室中的密室……

  我腦子里東扯西繞,正在胡亂猜測,胖子已在一張桌子下摸到了一塊突起的地磚,位置非常隱蔽,也毫不起眼,如果不是一塊磚一塊磚的排摸過去,根本沒辦法發現,他揭了幾揭紋絲不動,又改用腳向下踩踏,這一腳蹬得力量不小,那地磚被他踏得沉下去一兩公分,轟隆隆一聲鐵柜向側面收了進去,閃出一個狹窄地過道來,可能是由于他使的力氣太大,又或許是把機關踩過了頭,那活動的鐵柜縮進墻壁,卻不再像我預期的那般再次自動復原了。

  這條過道內有一扇密門,那門大敞四開著,深處是一間更大的地下室,胖子以為這密室是用來儲存藥品和食物的,心急火燎地就要邁步進去,我急忙擋在通道口,對胖子和老羊皮說:“你們看被夾死在過道里的這具僵尸,他腦袋和手臂都朝著外邊,這種姿勢很可能說明他在臨死前的一瞬間,是從密室里往外逃,而不是為了避難而躲進密室,那里面……”

  我的話剛說了一半,便聽一聲巨響,頂門的木椅突然被撞成了數斷,坐在門后的老羊皮大吃一驚,拖著丁思甜急忙退開,我舉著照明筒望過去,只見鐵門洞開,一張蒼老婦人般的怪臉從門外探了進來,這異形植物形如人參,但其形態遠比人參猙獰萬倍,這回看得十分真切,那妖參的臉上滿是皺褶,兩個巨大的眼袋尤為明顯,我看與其說它是種純粹的植物,倒不如說它更象是一種生活在泥土中,靠吸取尸體汁液存活的半生物。

  別說直面它那長丑陋的怪臉,單是聞到它身上潮濕腥臭的墳土氣息,就已經讓人感到一陣陣頭皮發脹,昏昏欲倒,事到如今我們也只得步步后退,我和老羊皮搭起丁思甜,胖子用長刀削砍著不斷伸過來的觸腳,四人被逼無奈,逐漸退進了鐵柜后的密室之中。

  我擔心胖子落單遇難,進入密室后也顧不上看清四周的環境,直接把丁思甜交給老羊皮,然后轉身到暗門處接應胖子,想要把暗門關住,抵擋住那妖參的來勢,但慌亂中哪里找得到密室內部的機關所在。

  胖子情急之下,將過道里的那具僵尸推將出去,妖參的一只觸手立即將其卷住裹進密集的根須里面,我利用這個機會將密室內的大門牢牢關上,同胖子一起找所有能找到的東西頂在門后,這時才看出來,這間隱蔽的巨大密室中到處都有些擺放標本瓶的大柜子,我們碰倒了許多玻璃瓶子,里面人體器官和奇形怪狀的動物死體流了滿地,地下室里頓時散發出強烈的防腐藥水氣味。

  我們一通接近歇斯底里的忙亂,身體已經接近虛脫了,見暫時堵住了門戶,緊繃的精神稍一松懈,頓時覺得腳下無根,我肩頭傷口疼痛難忍,順勢向后退了幾步,想找個地方坐下來喘口氣,身后恰好有道石臺,黑暗中我也沒有仔細去看就坐了上去,我坐定之后感覺身后有冷得出奇,回手向后一摸,發覺手指碰到了一件冰冷凹凸的金屬物體,隨手一摸,是一張人臉形的金屬面具,我嚇了一跳,立即想起那壁畫上戴有面具的大鮮卑女尸,趕緊轉過身用工兵照明筒一照,這解剖臺一樣的石臺上,果然是躺著一具金面罩臉的古裝女尸,金屬面具在照明筒暗黃的光線下,泛出一陣陣幽寂的光芒。

  胖子和老羊皮也發覺有異,都過來觀看,那股來自死亡的無形震懾力,使我們全身為之顫栗,掛在胸前的工兵照明筒,隨著急促的呼吸節奏,也跟著起伏不定,也許有一瞬間是我看花了眼,照明筒的光線一動,那女尸的面具被流轉的光束晃得竟似子復活了一般,面具上那張原本平靜肅穆沒有絲毫表情的臉,好象對著我們抽畜地動了起來。

分享到:
贊(68)

評論93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  1. #97
    17考古f黨
    匿名2017-07-28 0:49:25回復
  2. #96
    前面說了丁思甜是女人屬陰,所以中了蚺毒,而胡八一和胖子因為是男人有陽氣所以沒事,這不簡單扒了褲子,補點陽氣,還找啥解藥
    扒了猛干2017-07-25 12:51:14回復
  3. #95
    我好可憐
    尸體2017-07-14 22:32:52回復
  4. #94
    你們怎么還沒死
    匿名2017-06-06 14:17:30回復
  5. #93
    不錯
    人參2017-05-19 22:11:24回復
  6. #92
    作者很年輕
    游客2015-12-23 23:30:29回復
  7. #91
    一株小草也能把你們逼成這樣,丟人丟到這地步,不如早點死了的好。
    無人敵2015-07-25 22:28:00回復
    • 一株小草也能把你們逼成這樣,丟人丟到這地步,不如早點死了的好。
      匿名2017-06-16 15:11:35回復
  8. #90
    悶香,小悶很香.
    稻米2015-02-01 19:13:42回復
  9. #89
    我命苦啊~~
    丁思甜2015-01-03 12:00:46回復
  10. #88
    等不及三叔更,就來看吹燈打發時間,很無聊啊
    稻米2014-11-25 10:53:21回復
  11. #87
    真能扯
    草她2014-10-13 7:17:40回復
  12. #86
    這惡心的東西也能做藥 我勒個去
    藥?2014-08-13 8:43:48回復
  13. #85
    不會出去的
    戒備森嚴2014-06-19 3:10:32回復
  14. #84
    想出去,求我。。。
    戒備森嚴2014-06-19 3:08:40回復
  15. #83
    胖子老胡這次你們還不死
    女尸2014-02-17 20:14:39回復
    • 傻逼
      匿名2014-03-12 20:05:08回復
  16. #82
    累死我類
    胖子2014-02-14 6:47:45回復
  17. #81
    我來了。
    你們一個個的2014-02-06 0:38:54回復
  18. #80
    靠,黑山老妖
    倩義幽魂2013-11-02 1:56:59回復
  19. #79
    啥時候輪到我上場呀。嗎滴。
    黃鼠狼2013-10-30 9:09:04回復
  20. #78
    有沒有人看見我說話啊
    人參2013-10-07 23:31:10回復
  21. #77
    我在胡八一和王胖子身上下手了
    感染蟲2013-08-20 9:17:38回復
  22. #76
    太牛叉了吧
    人皮小面具2013-07-26 4:28:25回復
  23. #75
    瑪吉阿米的故事好感人。 我說假的。
    泠凨2013-07-15 8:29:38回復
  24. #74
    我怎么還沒出場啊,等著和思甜親密接觸捏~
    解毒藥2013-05-15 2:53:21回復
  25. #73
    我只想問你們有沒有咖啡粉?跑什么?
    押不蘆2013-05-14 5:57:11回復
  26. #72
    我醉了
    酒味.煙味.夜之味2013-04-17 10:32:49回復
  27. #71
    我草
    雞巴大2013-04-13 19:12:49回復
  28. #70
    聽說燈要拍電影了 期待啊
    路過2013-04-01 6:16:11回復
  29. #69
    怎么我還沒出場啊
    黑驢蹄子2013-03-30 22:53:06回復
  30. #68
    死胖子八一,看我怎么收拾你們,呵呵,不跑了吧
    黃仙姑2013-03-29 19:36:30回復
  31. #67
    逼的
    棲霞2013-03-19 3:34:56回復
  32. #66
    尸參哥,別在草原上玩了,趕緊回來和妹子我匯合,過幾年咱們一起收拾胡八一和王胖子
    尸香魔芋2013-03-11 10:49:55回復
  33. #65
    因為你盜過我的墓
    迷路的鬼2013-03-03 11:10:53回復
  34. #64
    你怎么知道的 小點聲 別讓人知道
    老羊皮2013-02-15 7:50:50回復
  35. #63
    感覺這個老羊皮 ,應該以前也干過盜墓的營生。
    漂流蟲2013-01-29 10:38:17回復
  36. #62
    親愛的八一 你終于來了
    大鮮卑女尸2012-12-02 23:49:45回復
  37. #61
    因為你不是護舒寶
    大濕2012-10-29 5:30:30回復
  38. #60
    為毛我在女尸臉上?而不是在女尸的屁股上?
    面具2012-10-24 3:52:53回復
  39. #59
    我中毒ing.怎么沒人管我啊?
    甜甜2012-10-24 2:10:26回復
  40. #58
    尼瑪,我很正經的才不亂搞
    評論2012-10-19 13:45:18回復
  41. #57
    看我怎么收拾你們,哇哈哈哈!!!
    押不蘆2012-10-14 11:24:13回復
  42. #56
    這里寫的不好,什么亂七八糟的!
    匿名2012-10-08 7:37:03回復
  43. #55
    每章看完后,評論都必看,太有意思了。
    評論2012-10-04 23:31:09回復
  44. #54
    評論真是太搞了,每次看到有點怕的時候就看評論,尼瑪在恐懼與捧腹大笑間交替,覺得自己都有神經病了…
    評論2012-10-03 1:25:54回復
  45. #53
    我擦 本來有點怕怕的 怕的話看看這些評論就好了 擦
    我擦2012-09-22 11:40:18回復
  46. #52
    81這女尸下面還不知是什么呢,要是個mm,我幫幫你,要是丑八怪2話別說,砍死算了
    吳邪!瓶子!2012-08-22 7:38:58回復
  47. #51
    姐要的不是女尸!是寂寞啊!
    丁思甜2012-08-19 0:31:08回復
1 2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