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黃河水妖(7)

  趙東主對照地圖看了許久,對其余三人說據他多年收集考證的線索,北宋年間的大護國寺正在此地,殿堂佛塔都被橫河泛濫帶動的泥沙埋住了,軍閥屠黑虎卻以為這座古寺在開封城附近,所以軍閥部隊只在城墻周圍挖掘,離此甚遠,此處有個十分偏僻古渡客棧,先在客棧中落腳住下,再仔細尋找,定有所獲,盡量低調行事,別讓外人發覺。

  楊方說:“東主有所不知,傳聞黃河古渡邊的客棧是處黑店,專賣人肉包子,你們推著口大棺材冒充送亡故之人還鄉,瞞瞞軍閥和草賊也就罷了,卻瞞不過那些開店老江湖,進去準被人家用藥麻翻,五花好肉切做包子餡兒,腦袋手腳和骨頭下水扔進黃河。”

  那三個人聽了此言,立時感到一陣反胃,更覺得不寒而栗,世道這么亂,賣人肉包子的事只怕未必是傳聞。

  二保慶幸地說:“多虧六哥提醒,要不然咱們住在這里,非吃了人肉餡兒的包子不可。”

  楊方說:“兄弟,咱吃幾個人肉包子也不算什么,像二保你這樣一身五花肉,卻是上好的包子餡兒,那店主肯定趁你不備,誑你喝下蒙汗藥,麻翻了扒個溜光,綁到剝人櫈上……”

  二保驚道:“六哥,聽說開黑店的也是綠林好漢,他們橫不能不分好歹,見人就宰吧?”

  澹臺明月說:“二保你別信他危言聳聽,他又不曾住過這個客棧,憑什么說人家是賣人肉包子的黑店。”

  趙東主說:“不得不防,楊兄弟說得沒錯,咱們用騾車拉著一口棺材,走在路上還好說,在客棧里連住幾天,必定會招人耳目,楊兄弟依你之見,咱們該怎如何應對?”

  楊方說:“按道兒上的規矩,只好多給店家些錢,把事情說明白了,讓人家別理會咱們的閑事。”

  四個人商量定了,趕著騾車走過去,到了古渡客棧才發現里外空無一人,屋里積滿了灰塵,看樣子前不久黃河泛濫,這客棧里的人早逃走了,只有這幾間低矮漏風的土屋在此,如此一來也省去了不少麻煩,趙二保不再擔心被做成人肉包子,興高采烈將騾子拴到門口,忙前忙后收拾屋子,這時天色將晚,風沙漸烈,風聲猶如鬼哭狼嚎,刮得天際間一片暗黃。

  眾人有了這古渡客棧的房屋為依托,心里安穩了不少,若是走在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去處,遇上這陣狂風,可沒有辦法過夜。

  幾個人將那口沉重的大棺材搬進客棧,胡亂吃了些干糧充饑,二保到灶下燒水,趙東主對楊方和澹臺明月說:“咱們必須趕在軍閥屠黑虎找到此地之前得手,時間不等人,今天夜里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天一亮就開始尋找埋在沙土之下的大護國寺。”

  楊方打開棺材,看里面有四支雙管獵槍和炸藥,如今這地方荒無人煙,夜里除了有野狗餓狼出沒,還可能遇到土匪,需要帶槍防身,另外照明的電燈,挖土的鏟子,就連獵裝和干糧等物也是一應俱全,看來準備的十分充分。

  趙東主取出隨身的本子,其中有一頁描繪著護國大佛寺的布局,找到其中任何一座殿堂或佛堂,再以此圖作為參照,就可以確定正殿的位置了,臥佛巨像和千手千眼菩薩,都在古寺的正殿里,他說看古渡客棧幾間破屋后面,有一處土丘,比別的地方都要高出一塊,要是所料不錯,應該是護國寺的佛塔,那么客棧土屋底下即是正殿。

  楊方說:“此事豈不易如反掌,只要地方找準了,明天打個洞下去,到大殿里挖出那尊千眼千手佛,多說一兩日,那便大功告成了。”

  趙東主說:“沒那么簡單,我有件事,要到了這里才能跟你們說,關于北宋年間造于黃河邊上的大護國寺,還有個很可怕的傳說,你相信不相信……那尊千手千眼佛像底下鎮著黃河里的妖怪。”

分享到:
贊(4)

評論搶沙發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