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二章 湖底沉城(2)

  據我猜想,仙墩湖下埋著西漢時的某個諸侯王,不知何故開膛破肚慘死,地宮里有無數珍寶,還有許多活人陪葬,關于這地方有很多傳說,可謂撲朔迷離,麻驢是豫西老界嶺土生土長的人,我也想聽聽他是怎么說,當即將剩余的半包紅塔山都給了麻驢,讓他別賣關子趕緊說。

  麻驢說:“你老弟真夠朋友,有機會你到俺家坐坐,別看俺那窮,俺們那地方的油燜面卻不是哪都能吃到,俺媳婦除了生娃,沒旁的能耐,只是趴鍋燎灶多年,她做油燜面的手藝,在周圍十里八鄉也小有名氣,你不嘗嘗可不行,你先聽俺跟你說,俺爹爹的爹爹的爹爹……,說不上是哪輩人,反正是俺家前幾輩人的事,那一年鬧饑荒,山里很多村子斷了炊,吃樹皮嚼草根,不知餓死了多少人,在那個年頭,豫西遍地是趟將,別的山民怕遇上土匪,都不敢往深山里頭走,俺家老輩兒里有個人不信邪,也是餓得沒法子了,便去熊耳山雞鳴蕩摸野鴨蛋,那湖里卻有一怪,水里有魚,可沒人敢捉來吃,只在南端雞鳴蕩一帶有成群的野鴨出沒,以前常會有人到那打野鴨掏野鴨蛋,不過危險也是不小,陷到泥里輕易別想上來。”

  我說:“真是奇了,湖里的魚怎么沒人敢吃?那魚長得樣子嚇人?”

  麻驢說:“你聽俺說下去就知道了,當年俺家老輩兒中的那個人,一個人進山到了雞鳴蕩,在蕩子邊上等了一天,也沒看見野鴨,餓得前心貼著后背,他尋思往里邊走走,沒準那野鴨都在蘆葦叢深處,當下撥著茂密的蘆葦往前走,走著走著,哎,瞧見遠處有個大墳,這墳大得嚇人啊,墳頭四周是數不清的房舍,要是沒那些房舍,他或許不敢過去,一看有這么多屋子,還有很多人在其中來來回回的走動,就沒想太多,他也是餓得狠了,想找戶人家討些東西吃,哪怕有口湯水也好,但是他走到近前,跟誰說話誰也不理會他,他心想這是啥地方,怎么這么奇怪,是不是欺生,看有外來的人便不搭理,他合計著不如拿走屋里的東西,瞧那些人是不是還裝著看不見,打定主意,便進了一間屋,在米缸里掏了很多米塞進口袋,可那些人仍是不管他,他揣了米轉身往回走,走到雞鳴蕩蘆葦叢附近心里還納著悶,扭頭往后看了一眼,這一眼真把他嚇壞了,身后除了水就是水,那墳頭和房屋全都消失不見了,再一摸口袋里的米,也已變成了惡臭的綠泥,簡直像剛從湖底掏出來的一樣。”

  我有些不信,隨口道:“想必是撞邪了,還好離開得快,要不然性命不保。”

  麻驢道:“誰說不是呢,他逃出來之后,聽山里上歲數的老人說,許多年前這里沒有湖,只有一處山中古墓,周圍土冢累累,埋著無數殉葬的人,后來一同沉陷在了湖底,他看見的那些人全是鬼,塵世阻隔,那些米也是帶不出來的,有時那古墓的封土堆會有半截露出水面,因此稱為仙墩湖,相傳湖里的魚都是吃死人才長得這么大,如果老弟你事先知道了,你還會吃那湖里的魚嗎?”

  我搖搖頭,說道:“不敢吃……”心想:“那野鴨不吃水里的魚蝦嗎?山民還不是照樣吃野鴨?”

  麻驢續道:“一是在沒有道路的深山里,二是那地方實是邪得厲害,因此外邊很少有人來,山里的人們也至多是到雞鳴蕩打幾只野鴨,捉一捉水獺,再往深處,硬是不敢走了。”

分享到:
贊(2)

評論搶沙發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