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章 鬼市耳錄(2)

  瞎老義是否真有這段遭遇,我無從知曉,反正我是不大相信,聽說瞎老義還救過我的命,我屬蛇,按傳統說法是屬小龍,在我三四歲的時候,父親下夜班回家,騎著自行車經過一條土路,騎著騎著就感覺自行車“咯噔”顛了一下,好像壓到了什么東西,停下車看,發現剛才騎車經過的地方,軋死了一條蛇。當時并沒多想,騎上車剛要走,卻有個小孩攔住去路,小孩指著父親說:“你軋死我不要緊,我讓你們家里屬蛇的人給我償命。”說完便不見了。此后我在家發高燒說胡話,怎么治也不見起色。街坊四鄰都說這是撞邪了,瞎老義曾是我祖父的結拜兄弟,我們兩家關系不一般,我父親知道瞎老義懂這些迷信的門道,就把下夜班騎車軋死一條蛇的事,一五一十跟他說了,讓他幫忙想想辦法。瞎老義說:“這準是蛇仙上門索命,必須給孩子改名換姓,到農村躲七七四十九天,白天走,經過路口還要在地上撒雄黃,這么的才能躲過這場災。”家里人按瞎老義的話,把我帶到鄉下住了一段時間,之前起的大名小名全換掉再也不用,好歹算是把這小條命保住了。

  關于父親騎車軋死蛇這件事,我也只是聽瞎老義說過,記得小時候家家戶戶都不富裕,在那個年代,大部分東西是憑票供應,胡同里的鄰居們逢年過節才舍得燉肉吃,可瞎老義每個月都要吃一兩回烤羊肉,吃法跟別人不一樣,在他屋里有個鐵炙之,下面的爐子里燒松塔松柴,爐前放一條長凳,吃烤羊肉的時候不坐著,一只腳踩到凳子上,左手托著一個碗,碗里是用“醋、醬油、姜末兒、料酒、鹵蝦油、蔥絲、香菜葉”混成的蘸料,右手拿一雙長桿兒似的竹筷子,夾起切成片的嫩羊肉,先蘸佐料,再把腌透的羊肉放到鐵炙子上翻烤,烤熟的鮮嫩羊肉就著糖蒜和熱牛舌餅吃,瞎老義說這是關外旗人才有的吃法,早年間,他到關外深山老林中找過金脈,所以他也習慣這種粗獷吃法,由于他眼神不好,孤老頭子一個,身邊沒個近人,因此從我會拿筷子開始,一直是我幫他烤羊肉,順便跟著解饞,瞎老義哪次也是管我的夠,他在吃烤肉的時候總要喝上二兩,邊喝邊給我說他當年怎么怎么找風水龍脈,又是如何如何盜墓取寶,比如蜘蛛過水是什么墳,驚蛇入草是什么墓,全是些陳芝麻爛谷子的舊話,卻是也不乏出天入地之奇,他說的有意思,我很喜歡聽,后來等我長大了才知道,每次瞎老義要吃烤羊肉,準是他又收到從老墳里掏出來的東西了。

  別看瞎老義住的胡同低矮簡陋,那地方的能人真是不少,還有位做泥瓦活兒的韓師傅會拳法,不是在北京比較有名的形意太極八卦,只是窮鄉僻壤中默默無聞的野拳,在韓師傅的老家,鄉下種地的人都練這種拳,我也跟韓師傅學過兩年,瞎老義告訴我:“別跟老韓練那個,會了拳腳容易惹事。”

  我不信,結果真捅了大簍子,那年初冬,我路過荒涼的地壇公園后墻,遇見瘋子帶了幾個小流氓,攔著倆女孩不讓走,據說瘋子的爹娘是高干,這小子在文革武斗時受過刺激,腦子不大正常,仗著有醫院開的證明,號稱拿刀捅死人不用償命,他心黑手狠,平時總有伙貓三狗四的渾小子跟著他,在街上無法無天,沒有他們不敢做的事,這次攔住兩個姑娘要扒褲子,其中一個女孩都是我以前的同學,我過去攔擋,瘋子二話不說,掏出刀子對著我就捅,我下手也是沒輕沒重,抄起鎖自行車的鋼絲鎖,給瘋子腦袋上來了兩下,瘋子哼都沒哼一聲就趴在地上不動了,腦袋上流血流得像壞掉的自來水管子,旁邊那些小流氓嚇呆了,紛紛叫著打死人了,一哄而散。

  我心里明白惹下大禍了,跑去瞎老義家想躲兩天,那低矮的小平房即使在白天也很昏暗,我推門進去,看他蓋著被子躺在床上,被子底下竟露出毛茸茸一條大尾巴,分不出是狼還是狐貍,我當時嚇壞了,趕緊往屋外跑。

分享到:
贊(14)

評論1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  1. #2
    2018第一條評論
    小波2018-12-26 19:02:51回復
  2. #1
    居然是沙發
    宇智波白老太2017-04-09 3:08:20回復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