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章 吃人壁畫(4)

  二老道告訴我,這契丹古墓的形勢,是在簸箕形洼地下方有巨大的土丘,上方覆蓋著草甸,墓室挖在土丘里,第一道墓門位于老溝,為了使風水形勢不至中斷,用磚石膠泥將墓室和墓門之間的墓道連接貫通,墓門內側有封門石,墓室巖壁同樣堅厚無比,絕難鑿穿,盜此契丹古墓,最便捷的途徑就是從墓道頂部挖進去,可墓道里不通風,讓人呼吸困難,如果馬燈無緣無故突然熄滅,即是說明里面還有陰氣,要趕快掉頭往外逃,夜長夢多,遲則有變,探命墓道,然后打開墓門進里頭取寶,拿完東西立刻走人。

  我們扎上綁腿,放繩子鉆下盜洞,陰冷的墓道中地勢逼仄,兩個人并肩走都顯得擠,而且土質十分疏松,碰到墻皮就連土帶泥一片一片的往下掉,隨時都有可能垮塌下來埋住墓道,條形磚砌成的墓道兩壁抹著層白灰面兒,下方繪有壁畫,但這段墓道損毀嚴重,泥水侵浸,僅有一些凌亂的線條可見,墓道中還有一些殉葬的人骨,也許是獸骨,爛得認不出了。

  張巨娃人高馬大,膽子卻不大,跟在我身后問道:“哥呀,你以前進過古墓沒有?”

  我說:“以前只在鄉下鉆過墳窟窿,還曾跟人打賭,到荒墳里睡過一夜,可都是些早被掏空的老墳,里頭除了幾只東爬西鉆的蜘蛛以外,就什么也沒有了,這樣的遼墓我也是第一次見,你給二老道當徒弟,沒跟他進過古墓?”

  張巨娃說:“這半年多雖然跟道長掏過幾座墳,但也沒進過這種么大的古墓,光是墓道就這老深,里頭能有些啥?”

  我心想:“你這是明知故問,古墓里除了粽子還能有什么?”之前聽二老道說,遼墓里埋著一個契丹女尸,生前不僅是遼國的皇族顯貴,姿容艷麗舉世無雙,又是薩滿神巫,身份不比尋常。

  張巨娃想象不出:“哎呀,那得美貌成啥樣?”

  我問他:“你想想,你這輩子見過的女人當中,誰長得最標志?”

  張巨娃說:“索妮兒,條順盤亮,看著就招人稀罕,我沒見過比她模樣更好的了。”

  我說:“索妮兒長得是好,要在前清她也算是格格了,跟這契丹女尸還真有一比,可她是在山里長大的獵人,脾氣比老爺們兒還竄,氣質上只怕不如契丹神女。”

  張巨娃說:“反正契丹女尸也死了,死人跟活人沒法比。”

  我說:“沒準死而不朽,揭開棺槨仍是栩栩如生……”

  張巨娃說:“那豈不變成僵尸了?哥呀,你可別說了,我膽小。”

  我說:“對了,咱這話哪說哪了,你可別當著索妮兒的面再提,要不然她饒不了我。”

  張巨娃說:“打是疼罵是愛,她稀罕你才數落你,我們這的老娘們兒都這樣。”

  我們倆胡扯了幾句,膽子壯多了,走到墓道盡頭,提煤油燈照過去,是道雙扇木門,每扇門上有三排鎏金的銅釘,中間掛著布滿銹蝕的大鎖,炕沿山下埋壓的第一道墓門,是座石板門,墓道里一般都用巨石堵著,沒有牛馬別想拽得動封門石,而第二道墓門只是木質裹著銅皮,又兼受潮腐朽,根本擋不住人。

  張巨娃將墓門上鎏金的銅疙瘩一一撬下,又掄鎬鑿穿了墓門,里面卻積滿了沙土,挖開沙子又是積碳,屬于古墓里的防潮層,好在不厚,沙土層后面是內門。

  我和張巨娃全身又是土又是汗,想到即將見到地宮,都不免緊張起來,正待撬動內門,索妮兒突然從墓道后邊進來了,我說:“你怎么來了?不怕契丹女尸嗎?”

  索妮兒說:“看你倆下來半天沒動靜,擔心你整出啥事,咋還沒完呢?”

  我說:“快了,還有一層內門,摳開這道門,里頭就是地宮……”

  說話的時候,張巨娃已用力撬開了那扇門板,地宮不過是在土丘里掏出的洞穴,摳開墓門的一瞬間,只覺一陣讓人窒息的黑風從古墓里吹出,我剛跟張巨娃說了半天契丹女尸的樣子,好奇心驅使之下,不由自主地拎起馬燈往里頭照,想看一眼古墓里有什么東西,忽見漆黑的墓穴里撲出一只猙獰無比的惡獸,竟是全身白毛,金目獠牙。

分享到:
贊(8)

評論3

評論審核已啟用。您的評論可能需要一段時間后才能被顯示。

  • 您的稱呼
  1. #3
    支持~
    粉絲2016-03-26 10:05:43回復
  2. #2
    支持
    匿名2016-03-26 10:04:51回復
  3. #1
    支持霸唱
    粉絲2016-03-01 2:24:16回復
快乐赛车开奖记录